洪宣娇未能救出冯云山,绝技助她脱险

绳子诚然被弄开了,然而冯云山无奈行走,因为他已经被差役打成重伤了。

洪宣娇看了一眼受伤的冯云山说:“大哥,我不走,要去世咱俩就一块逝世吧!”

洪宣娇压低了声音说:“大哥,我来了,就不用请她了,我一定要救你出去!”

因为天太黑,洪宣娇看不到绳索的结在什么处所,她就暗暗利用内功,硬是把绳子拽断了。

洪宣娇只觉有暗器飞向自己,不得不飞身跳下屋檐。谁知,这时县衙已经灯火通明,她被包围了。

冯云山哀求道:“小妹,他们一时半会也不会杀我,因为我始终没有否定要造反,他们想要的货色也不得到,你快去六峰山找苏三娘商量对策。”

只见这个差役喊声刚落,就纵身上房追了从前。

洪宣骄恣身一跃飞上了屋檐,由于背上多了个人,举措不便,一不警戒蹬掉了房上的一块瓦,惊动了屋里的一个差役。他破马拿着灯就出来了,借着灯光发现屋顶上有人,就大声喊:“不好了,不好了,有飞贼!”

洪宣娇不想跟他缠斗,只想快点逃出这是非之地,可是这个差役冷不丁地向她打出了一支飞镖。

冯云山看如此阵势,是万难一起逃出,就说:“小妹,你放下我,赶快走,再不走,咱俩一个也走不了了。”

无奈之下,洪宣娇只好背起冯云山。一个女子背着一个大男人确实不容易,好在洪宣娇从小练武术,功夫还不错。

洪宣娇赶紧去打开了关押冯云山的牢门。因为屋里面太黑,她看不清冯云山具体在什么地方,于是,小声喊:“大哥,你在什么地方?”

冯云山稳了稳心神,说道:“小妹,这里是虎狼之地,你快走,想办法到六峰山请苏三娘来救我。”

冯云山一听是洪宣娇的声音,心里又惊又喜,立刻小声应道:“我在这。”

冯云山做梦也不想到洪宣娇敢夜闯县衙来救他,一时冲动的不知如何才好。